歡迎來到中國貿易新聞網(中貿網)
主管: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(CCPIT) 主辦:中國貿易報社
分享微信微博APP

張家棟:對今日美國的幻滅感因何而起

來源:環球時報 作者: 2018-10-25 22:04:20

對美國的“幻滅感”成了一個在學界甚至輿論界不時出現的詞匯。從美國到中國,再到其他一些國家,在那些有“知美”之名的精英群體中,這種幻滅感顯得尤為明顯。在他們眼中,一個原本“美麗、自由、理性和進步”的美國,怎么就突然變得如此粗魯、蠻橫了呢?尤其是當人們發現,這種粗魯和蠻橫還很受選民歡迎的時候,問題就更大了,就可能不是一個偶然現象了。

  對今日美國產生幻滅感的前提,是之前對美國的理想化認知。過去,美國的光芒過于耀眼,妨礙了人們對其問題和歷史事實的認識。其實,美國如今讓人們感覺失望的很多因素,從建國初起就已經存在。美國一方面建立了最早的現代民主制度,同時也建立了人類歷史上最后一個奴隸制度;美國一方面強調人權與平等,另一方面又在國內排斥少數群體;美國一方面強調人道主義和兼愛,同時又通過很多旨在排斥外國人的法案;美國一方面聲稱要解放全人類,事實上也幫助了很多國家與人民,但同時又大肆擴張與侵略,造成了很多人道主義悲劇。因此,美國一直就一半是天使,一半是魔鬼,兩個方向都被美國走向了極端。但長期以來,人們出于對美國以外世界的失望,而樂于把美國想象成一個理想國度,甚至是人類歷史的終點。

  但美國就是美國,是與其他國家一樣或類似的國家。美國從人類社會的燈塔走向平凡,甚至讓人感覺幻滅,主要是以下原因導致的:

  一是美國犯上了和平綜合征。美國的獨特性很大程度上來源于其獨特的地理條件,美國崛起與世界其他地方的戰亂往往是相對應的。早在殖民地時期,美國就是與戰爭和混亂相伴生的。很多歐洲人為逃避戰爭、災荒等來到美國,又通過與土著人的戰爭來獲得土地。到19世紀末期,美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。但直到那時,美國經濟仍然被歐洲資本家控制,美國還不是一個世界強國。第一次世界大戰給了美國一個崛起的機會,讓美國從債務國變成債權國,完成從富國到強國的轉變。第二次世界大戰不僅使美國從強國變成西方世界的霸主,還使美國掌握了金融和知識高地。世界各國主要的黃金和債券流入美國,成就了美國的金融霸權。大量高科技人才也因各種原因流向美國,成就了美國在教育和科研上的壟斷地位。二戰后期,美國曾專門組織特工隊,把德國和意大利等國的數千名科學家和工程師“請”去美國,對美國原子物理學、核物理學、化學和數學等學科的發展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。就這樣,二戰結束,眾國皆貧而美國獨富,美國領導下的國際秩序也因此得以建立。

  因此,美國的成功,一定意義上是人類社會苦難的結晶。世間萬事,興久必衰。上世紀70年代以來,亞歐大陸結束了長期戰亂,人類社會進入近現代以來最長的一個和平發展時期。世界各國的普遍發展,使得美國從其他國家汲取養分的能力下降,使美國長期擁有的一枝獨秀的光環逐漸暗淡。

  二是全球化進程與科技進步的速度不匹配。全球化是冷戰后世界的主要特征,也是美國在世界范圍追求壟斷地位的主要工具,使美國充分享受到和平紅利。但由于科學技術進步的速度相對滯后,全球化又促進了勞動生產率的平均化趨勢,美國在很多領域的壟斷優勢被不斷削弱。

  回想上世紀80年代時,美國向中國出口的很多裝備,不僅可以單方面強制性定價,還經常會強制性搭售一些價格高昂的不必要附件。而目前,人類社會在很多領域的科技進步,主要體現為加工工藝的進步,并已逐漸逼近理論極限。一個很好的例子,就是芯片加工已快達到理論極限了。即使美國企業能研制成功7納米芯件,進一步升級的空間也已不大。這就給中國等后發國家的追趕提供了機會,也使美國技術壟斷的潛在可能性下降。這些導致全球化進程與美國利益的一致性下降,美國與世界的關系,從單方向剝奪為主逐漸向雙向互惠為主的正常模式演進。

  三是移民社會的負面效應開始放大。移民社會是美國的重要特征,也是美國強大的重要根源之一。美國的科研人才,主體部分是移民或移民的后代。目前,美國在移民問題上面臨兩大變化:其一,移民結構從中高層次人才為主,向高中低層次兼有的方向發展。并且,中低層次移民逐漸在美國占據主導地位,中高人才流出美國的速度開始加快。其二,移民的負面效應開始被放大,社會多元化、碎片化加劇。為了維持白人的主導地位,美國曾通過排華法案、排日法案等來控制,后來還通過移民比例原則來進行數量調節。但從當前趨勢來看,到2050年,白人失去主導地位將是一個大概率事件。

  在人口結構發生變化后,美國將沿著民族、種族、語言、宗教、階層和地域等界線被分成日益增多的社會群體,政治碎片化和極化現象將不可避免,形成政治共識的難度上升,政治斗爭將會更加激烈。特朗普當選總統就是一例。他上臺以后,致力維護支持自己的那部分群體的利益,對安撫其他群體的總統職責不太放在心上。很多人說特朗普是民粹主義的,但其實,特朗普的對立面也往往是民粹主義的。例如民主黨的桑德斯,打的就是左翼民粹主義牌,也一度很受歡迎。結果,大選結束以后,美國社會不僅沒有像以前那樣重新團結起來,反而進一步分裂與極化。

  美國曾經的輝煌,可能僅僅是人類歷史中的一個例外,某種程度上是以人類社會主體的痛苦和戰亂為代價的。隨著人類社會的共同發展與進步,美國的相對優勢一定會被削弱,人類歷史在自動地進行再平衡。對今日美國產生幻滅感,不一定是因為美國變壞了,而更可能是因為美國露出主權國家的真實面目。“美國夢”的終結,也不會是人類社會悲劇的開端,而是繼續發展的一個新起點。國際社會從無治到治,是一個進步;從一國治到多國共治,是更高層次的進步。我們不應忘記美國在人類進步事業上所發揮的積極性功能,以及曾經作出的巨大貢獻,但也不應忘記美國曾經犯下的錯誤甚至是罪惡。放在歷史的長周期看美國,給予美國一個客觀、正常的評價,對美國和世界的未來都是必要的。(作者是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教授)


責任編輯:周東洋

網站首頁 | 貿易論壇 | 手機客戶端 | 貿易商城

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北三環東路靜安西街2號樓 | 辦公室:8610-84541822 | 編輯部:8610-84541822

公安機關備案號:11010502034811   京ICP備05001841號-3 中國貿易報?版權所有2006-2017

广东十一选五遗漏